• <tr id='w2DuyZ'><strong id='w2DuyZ'></strong><small id='w2DuyZ'></small><button id='w2DuyZ'></button><li id='w2DuyZ'><noscript id='w2DuyZ'><big id='w2DuyZ'></big><dt id='w2Duy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2DuyZ'><option id='w2DuyZ'><table id='w2DuyZ'><blockquote id='w2DuyZ'><tbody id='w2Duy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2DuyZ'></u><kbd id='w2DuyZ'><kbd id='w2DuyZ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2DuyZ'><strong id='w2Duy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2DuyZ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2DuyZ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2DuyZ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2DuyZ'><em id='w2DuyZ'></em><td id='w2DuyZ'><div id='w2Duy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2DuyZ'><big id='w2DuyZ'><big id='w2DuyZ'></big><legend id='w2Duy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2DuyZ'><div id='w2DuyZ'><ins id='w2DuyZ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2DuyZ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2DuyZ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2DuyZ'><q id='w2DuyZ'><noscript id='w2DuyZ'></noscript><dt id='w2DuyZ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2DuyZ'><i id='w2DuyZ'></i>
                聽新聞
                放大鏡
                莎劇註我,我註莎劇
                2020-02-28 14:21:00  來源:彩票平台日報

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上海京劇院在丹麥演出的《王子復仇記》

                  臺灣文士彭鏡禧與陳芳,精研中外戲劇,特別對莎士比亞戲劇的中譯及改編有其特識,曾經聯手創作,以傳統中國戲曲的形式,改編莎劇故事,讓演員在舞臺上呈現四功五法,展示唱做俱佳的表演。故事的原型是莎士比亞劇作,舞臺的展演卻完全是中國的唱念做打,不但唱的是傳統花雅曲調,舉手投足都是程式化的身段,偶爾還穿插些龍套的翻滾、虎跳、前撲、小翻,甚至出現雲裏翻、鷂子翻身那樣的高難度動作,惹得觀眾鼓掌叫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與莎劇在西方的演出形式完全不同,可稱之為莎劇表演的藝術“變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用“變態”兩字並非貶義,而是描述舞臺表演的藝術轉型,強調東西方戲劇各有其演劇傳統,故事可以襲用,表演形式則迥然不同。西方的莎劇演出傳統,主流是話劇形式,雖然吐字咬腔講究特殊的抑揚頓挫,但畢竟不是載歌載舞的舞臺表演,更別說戲曲遵循的“有聲皆歌,無動不舞”了。即使是改編莎劇成歌劇或芭蕾形式,有唱有跳,也都各循其特殊的演藝傳統,與中國的戲曲大異其趣。因此,以戲曲形式展演莎劇故事,的確是文化傳統與藝術形式的“變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到文化傳統的“變態”,不禁令人想到日本江戶時代儒學學者林春勝與其子林信篤所編的《華夷變態》一書。這本書編於明清易代之際,主要記錄了滿清入關取代明朝“正統”,是蠻夷改變了華夏,是天崩地裂的歷史文化現象。林春勝在1674年所撰序言中寫道:“崇禎登天,弘光陷虜,唐、魯才保南隅,而韃虜橫行中原,是華變於夷之態也。”從日本旁觀的角度看中原板蕩,除了觀察到改朝換代的紛亂,發現滿清入關後南方依然擾攘不定,有鄭成功的反清復明活動,有三藩之亂,鹿死誰手還在未定之際,但是,日本學者已經十分感慨“華夷變態”的情況,是文化發展的“非常態”。不過這種非常態,最終融入並成為中華文化的一部分,成為常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種“文化變態”現象到了二十世紀,因為西方列強“諸夷”的侵略與西方文化的東漸,更在東方出現了井噴式的“用夷變夏”趨勢,甚至導致中國精英階層呼籲“全盤西化”。莎劇在中國的流行與演出,也基本遵循西方的話劇形式,成為中國戲劇界的主流演出方式。一直到二十世紀末期,以傳統戲曲形式演出莎劇,才逐漸在演藝界占有一席之地,有了京劇、昆曲、豫劇、粵劇各個劇種,在舞臺上展演莎劇故事。因此,就中國傳統戲曲的演出而言,演出莎劇是一種“演藝變態”;而就莎劇的主流表演形式而言,莎劇在中國的戲曲演出也是一種“文化變態”。放在二十一世紀全球化趨勢之中來看,則是無可避免的文化交流與藝術融會現象,“變態”或許就成了可持續的非常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近來彭鏡禧與陳芳又改編了莎劇故事,推出一出《可待》,以傳統戲曲的形式搬上舞臺。有趣的是,這次改編的動作很大,故事情節取材自不同的莎劇劇本,有《皆大歡喜》《仲夏夜之夢》的片段,還穿插了《哈姆雷特》劇中劇的橋段,簡直像陸象山“六經註我,我註六經”,倒是別開生面。劇本文辭的創作,則毫不依傍莎劇原文的中譯,而是遵循中國傳統曲文的格式,展現情節的發展,讀起來就像傳奇戲文。這種劇本撰寫的轉化過程,是化莎劇為中國戲曲的“常態”,使得舞臺呈演不至於出現劇本文辭與表演程式的扞格,讓觀眾感到看的是戲曲,而非拼湊的不中不西的戲詞、演出不倫不類的莎劇、感受不明不白的跨境演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且舉《可待》開頭的一段為例,演鄔酉國王賞賜禮物給雪蓮公主,派遣宮女呈送寶物,唱詞如下——宮女甲:(捧金盤過場,唱)珍珠雙環八寶煉。雪蓮:(接唱)我一生愛好是天然。宮女乙:(捧銀盤過場,接唱)五色雲霞織錦緞,雪蓮:(接唱)素服淡妝久經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熟悉昆曲的觀眾,一眼便可看出,這樣的戲詞是有所本的,其靈感並非來自莎士比亞,而是來自湯顯祖《牡丹亭》的《驚夢》一折,演杜麗娘走出香閨,出現在小庭深院,唱《醉扶歸》一曲: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兒茜,艷晶晶花簪八寶填。可知我常一生兒愛好是天然,恰三春好處無人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出戲還利用不同劇團分別上場的安排,混搭了不同的戲曲劇種,演出昆劇、搖滾京劇或嘻哈京劇、京劇歌唱劇等,出現了解構性的戲曲展演,讓莎劇出現多重“變態”,呈現當前中國戲曲演藝的後現代追求,不但沖決網羅,融合中西,而且多元多樣,大膽創新,也算是莎劇中國化與本土化的努力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莎士比亞與湯顯祖地下有知,當撫掌頷首,贊嘆二十一世紀東西文化的糅合,以湯公文辭演述莎翁故事,搬上戲曲舞臺,居然“變態”變得順暢,不顯山不露水,圓融流行,皆大歡喜。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王東梅  編輯:緒研  
                集群頭條
                案件發布
                新媒體
                微信
                蘇檢聯絡
      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      客戶端